| | | 百度
首页|新闻|图片|评论|共青团|青年之声|青春励志|青年电视|中青看点|娱乐|财经|舆情|教育|第一书记网|地方|发现|游戏|汽车|非遗
首页>>财经 >> 滚动新闻 >>  正文

越博动力上市后业绩变脸 保荐机构长城证券责任何在

发稿时间:2019-06-25 15:04:31 来源: 中访网 中国青年网
百度   《条例》规定,省、市、县人民政府应当建立机构编制、人员工资与财政预算相互制约的机制,在设置机构、核定编制时应当充分考虑财政供养能力,机构实有人员不得突破规定的编制。

  出品:中访网零度调研

  中访网获悉,2018年在A股上市的105家公司中,有41家在2018年出现业绩下滑,占比39.05%。其中,2018年净利润出现大幅下滑且下滑30%以上的有12家,越博动力(300742.SZ)及其保荐机构长城证券(002939.SZ)均榜上有名。

  此外,在105家上市公司中,越博动力是唯一一家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出现亏损的公司。

  时间回到2月28日,越博动力披露了业绩快报,此时,该公司2018年归母净利润还为8777.6万元。然而,这一数据到正式公布财报那天,就变为2121.18万元。

  5月1日,越博动力发布“变脸”业绩,据年度报告数据,去年越博动力实现营收4.93亿元,同比减少45.19%;归母净利润2121.18万元,同比减少77.5%;扣非后归母净利润-4023.19万元,同比大幅减少150.48%。

  此前,越博动力曾被成为A股中的一匹“黑马”,其业绩曾在2015-2017年呈爆发式增长。据越博动力IPO申请材料,其2014年的营业收入为4215万元,到了2015年则暴增736%至3.5亿元,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89万及2635万。

  在接下来的两年里,越博动力筹划上市,其盈利状况也势如破竹。据数据显示,2016年及2017年,该公司营收分别为6.54亿及9亿元,归母净利润则分别为8186万及9426万元,较2015年翻了约4倍。

  然而在今天看来,曾经越博动力的业绩“爆发”显得尤为讽刺。

  对此,有不少观点认为,该公司在IPO前三年的快速成长更像是为了上市而“冲业绩”,关键证据在于其前五大客户。

  中访网梳理越博动力历年业绩数据发现,在该公司2017年冲刺IPO的关键时刻,五大客户贡献了6.95亿元的营收,占2017年全年营收的近80%。值得注意的是,越博动力对这五大客户进行了近乎全额赊销,并形成应收账款合计6.82亿。

  在上市之后,这五大客户也没有想还钱的迹象。据越博动力年报,2018年应收账款超11亿元,是营收的2.3倍。其中,1-2年的营收账款为6.61亿元,这意味着在上市后的一年中,2017年的赊销几乎没有归还,而越博动力为此计提了6530万元的资产减值准备。

  于是,媒体对越博动力“包装上市”的质疑声越来越大,对于其背后的保荐机构长城证券来说,或也难逃责任。如果仔细查阅相关资料可以发现,长城证券早有“前科”。

  据媒体报道,2018年8月,泰州交通产业集团原董事长黄金荣、财务总监吴菁受贿案一审宣判,根据江苏省泰州市海陵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,长城证券投行员工刘斯佳被指向吴菁行贿金额达到300万元。

  根据文书裁判网、证券业协会网站,刘斯佳,男,2019-06-25出生于湖南省湘潭市,汉族,硕士研究生文化,原系长城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投资银行机构融资部职员。

  今年3月,中国裁判文书网公示了长城证券前员工刘斯佳的一审判决。一审判决显示,刘斯佳,在2015年下半年至2016年4月期间,为了承揽江苏省泰州交通产业集团20亿公司债的业务向该集团原董事长黄金荣、财务总监吴菁共行贿300万元,判处有期徒刑五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十八万元。

  虽然在庭审过程中,刘斯佳的律师辩称刘斯佳仅是在承揽业务过程中代表长城证券行贿,行贿后获得的利益也是归于长城证券,如果刘思佳的行为不当,也应是长城证券单位行贿。

  不过,法院最终裁定,刘斯佳以咨询服务费名义将公司营销激励费用套出、将300万元现金分次送交吴菁等行为,均系被告人刘斯佳个人意志所支配,没有经过某证券公司负责人或决策机构所决定或者认可。

  长城证券总算从去年的行贿案“坑”中爬了出来,却又迎面跌入了越博动力上市后业绩变脸的另一个“坑”里。

责任编辑:高蕾
 
相关新闻
加载更多新闻
热门排行
热 词
热 图
百度